当前位置:西安同辉餐饮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娱乐日本电视剧99.9-刑事专业律师第1季和第2季介绍
日本电视剧99.9-刑事专业律师第1季和第2季介绍
2022-11-24

第1集

剧情图片

深山大翔是个一味接受赚不了钱的刑事案件的贫穷律师。某一天,他因为多次为委托人赢得无罪裁定的实绩,而被日本四大律师事务所之一——斑目法律事务所的所长斑目春彦挖到自己旗下。因为法律助理明石达也及一起移籍的深山的到来,而组成的这个以社会贡献的名义新设立的斑目法律事务所刑事案件组的组长·佐田笃弘,是一位做过大公司律师顾问、得到高额报酬的顶级企业律师。因为从斑目那里得到了一年后升职的约定条件而同意了职位的变动,看起来对赚不了什么钱的刑事案件完全没有兴趣。在这个队伍里的另一位律师——立花彩乃,也是一位因为斑目的命令而不情愿地进入与至今为止所接触的业务领域完全不相干的刑事案件组的律师。在这样一支队伍面前,杀人事件的辩护委托突如其来。委托人赤木义男是运输业的经营者,因为涉嫌杀害一家作为运输业的风云儿,使媒体大为活跃的网络商店的社长而被逮捕。但当事人却因为当时喝醉了酒,对事件当天发生的事完全没有记忆,只是否认自己与事件相关,正为自己辩白。但是,根据检察厅的调查,加上发现了附着其指纹的凶器、监控视频等证据,嫌疑人赤木被受害人一方中断了合约因而也拥有动机。赤木是犯人的条件似乎都具备了。检察官只起诉确实有罪的案件,因此日本的刑事案件如果被起诉,则99.9%都会被判有罪。检察官出身的佐田,认为应该让嫌疑人认罪、在表示反省的基础上探寻酌情从轻处罚的道路才是律师的工作,并以此催促深山。但是,深山认为“比起笔录,更重要的是事实。就算99.9%被确定有罪,也可能有0.1%的事实正在被掩埋”而毫不放弃。然后,在谨慎验证了事件情况了的深山的头脑中,浮现出了某种可能性。为了探寻这个可能性,必须借助佐田的力量。

第2集

剧情图片

深山成为了在推挤之中用刀杀害了与自己发生口角的人的嫌疑人山下的辩护律师。山下说自己是偶然顺路去了那间小酒馆,因为提醒一位因为喝醉酒而制造出大骚动的名为木内的男人而被对方带到了外面。在那里,木内火上心头而拿出了小刀,两人在争执之中,山下夺过了小刀并刺杀了对方。因此,山下主张自己是正当防卫。但是,深山却对山下的证言感到有违和感,于是开始了自己的搜查。而被他这样的搜查方法折腾的佐田、彩乃和其他刑事案件组的成员们。

第3集

剧情图片

当深山在用"My调味料"给藤野的便当一边调味一边品尝的时候,新的案件来了。这次的案件是,川口建设的金库中常备的1000万円非常用资金被盗的事件。经理果步被逮捕,想要帮助女儿的妈妈冴子对刑事专门组进行委托。因为被告人是女性,同时想展示自身实力的彩乃申请成为这次案件的负责人,并得到了佐田的允许。金库的密码,只有社长、专务和作为经理的果步知道。案件当天,社长和专务都在因为各自的工作外出。而且,在搜查家里的时候,在果步的包里发现了装有金库里的现金的信封,并在她家的壁橱中发现了1500万円的现金。尽管是这种状况下,果步仍然主张自己是无罪的。彩乃想要听果步的解释,与深山一起来到了拘留所,并说明自己是收到了冴子的委托来进行辩护,果步的脸色却变了。“我没有母亲,请允许我拒绝。”

第4集

剧情图片

深山所在的斑目律师事务所·刑事专门组迎来了新的委托。

太阳光发电相关的世界性的发明者菊池被以前工作上的伙伴井原宏子以猥亵罪起诉,因此委托辩护。菊池强烈地主张自己无罪,但是这次的事件,除了当事人的证言之外缺乏证据,要证明清白是很困难的。在这期间,菊池工作的武藤UDO光学研究所的社长鹈堂提出想要由公司准备和解金的提案。当下,菊池正在推进研究的专利技术即将完成,如果因为审判而延迟开发,就太不值了。高兴的菊池以不希望再继续为研究团队添麻烦为由,想要让和解成立。

第5集

剧情图片

深山成为了因为对三枝施暴而被逮捕的谷繁的辩护律师。为了了解事件发生时的情况,深山与彩乃一起去了接见,这期间,谷繁嘟囔着“是那家伙杀的……”并倒下了,突然变成了意识不明并生命垂危的状态。没办法从嫌疑人那里了解情况的深山和彩乃,从目击者那里得到了“(谷繁)一边喊着‘是你杀的啊!’一边殴打”的证言。受害者三枝主张自己与谷繁素未谋面却被对方袭击了。得不到满意的证言,深山与彩乃便去拜访了谷繁的妹妹。另一方面,不起诉的判决增加了的检察官丸川受到了检察官大友的忠告。并受到了指示要对过去的案件提出再审请求,让他将相关的资料看一边。而在这些资料里,出现了某个名字。

第6集

剧情图片

深山认为,十八年前自杀的谷繁的父亲,其实不是自杀,而是被三枝杀害的可能性很高。彩乃等刑事案件组成员一起进行调查,由此累积得到的结果,好不容易得到了某个事实,深山拿着确切的证据向三枝追问。但是三枝在18年前的那一天,对同一天发生的“杉并区资产家小姐被害事件”做出了“目击了犯人”的证言。同时,因为三枝的重要的目击证言,使得犯人被逮捕,并被确定有罪。

也就是说,三枝拥有了“在谷繁的父亲被杀害的时间,在另一起案件发生地的附近,因此是不可能杀害谷繁的父亲的”这样的不在场证明。深山考虑到三枝可能是为了制造不在场证明,而作出了虚假的目击证言,因此向当时为这份目击证言做笔录的检察官,也就是佐田进行严厉的追问。只有佐田知道的,“18年前的真相”究竟是——同时,深山和彩乃,前往了18年前三枝作证目击了犯人的现场。然后在经过了18年,本应什么都没有留下的现场,发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解决事件的线索。

第7集

剧情图片

大型游戏会社的社长,被他的儿子、同时也是副社长的河村英树杀害了。但是被逮捕的却是,同公司的常务董事西冈彻。深山、佐田、志贺成为了嫌疑人西冈的辩护人,向他询问当时的情况,西冈却说“没有去见过他”。另一方面,彩乃向西冈的女儿询问,西冈当时跟她一起在家,主张他拥有不在场证明。但是,存在着决定性的证据——“从作为凶器的花瓶上检出了西冈的指纹”,将西冈向有罪的方向穷追不舍。

第8集

剧情图片

突然,斑目法律事务所里多位警察造访,对深山以杀人的嫌疑逮捕了。佐田和彩乃还没来得及惊讶,就前往拘留所接见深山,但是深山却完全不正经跟他们讲话。根据警方的调查,深山与名为铃木的男人在饭店见面。铃木在吃了深山用自制调味料进行过调味的料理后,痛苦地倒下,在送院后不就就死去了。而在深山家里被押收的个人电脑里,发现了毒品的购买记录。面对似乎难以动摇的证据,深山在拘留所里开始寻找“真相”。

第9集

剧情图片

深山受到佐田的指示,跟彩乃一起前往山城铁道的会长家里拜访。而出现在那里的是被杀害的会长的遗体,以及围绕着遗体的家人们。在询问情况的时候,三男的妻子臯月自己供认了罪状。说自己竭尽全力地照顾患有脑梗塞的公公,但总是过着得不到公公的满意、被责骂的日子,最终忍受不了实行了犯罪。同时在案件当时一起在家里的家人们都供述承认臯月的罪行,认为这是一起能够马上解决的案件。然而,深山感受到了一些违和感。在深挖了众人的证言后,感觉到简直就是“勉强使证言前后一致”的样子。

第10集(最终话)

剧情图片

深山成为了被作为连续杀人案件的嫌疑人逮捕的石川的辩护律师。石川是因为在杀人现场留下了毛发和血迹而被逮捕,在调查过程中他承认了犯罪事实。但是,他坦言自己是受到检察官丸川夜以继日调查询问,在意识模糊的状态下才会在调查书上签名的。在这样的状况下,深山和佐田、彩乃一起展开了调查,但在看到了周刊杂志上的某篇报道后,他再次在众人面前消失了。深山和检察官之间的最终决战,现在开始了。同时,终于跟天敌·大友检察官正面对峙,一切谜题都将揭晓。

第1集 深山大翔是位刑事专业律师,就算是被认为99.9%有罪的案件,只要还有0.1%的事实没被确认,他也要反复核实,追究真相。因为有这样的另类律师,一直无人肯接手斑目律师事务所的刑事案件室的室长一职,这让所长斑目很头痛。最后,斑目选中了本已回归民事案件的佐田笃弘。听了所长的意思后,佐田坚决反对。直到斑目提出让他当律所的管理合伙人,佐田才同意暂时担任室长,直到斑目找到合适的室长人选。就这样,深山和佐田这对搭挡又聚到一起了。这时,他们接到一件杀人案的辩护委托。委托人是被告铃木二郎的女儿加代。铃木被指控杀害了曾借钱给他的泽村融资公司的社长。委托人加代的好友尾崎舞子陪她一起来到律师事务所。舞子原是精英法官,因某事件的缘故而辞职。她对深山等人的要求不是证明加代的父亲无罪,而是酌情减刑。舞子凭借担任法官的经验,认为加代的父亲的确是凶手。如此一来,她就与深山形成了对立关系。因为深山的理念是,即使状况证据证明有罪,但只要还有0.1%的事实不清楚也要追究到底。另一方面,佐田了解到舞子的经历后,开始筹划着把她拉进事务所。

第2集 深山接到美由纪的电话,回到故乡金泽。美由纪的姐姐就是26年前深山父亲涉嫌杀害的少女美里。美由纪交给深山一个水晶饰品,而大介对此物完全没印象。当时,这东西落在案发现场,警察把它当作美里的遗物还给了美里的母亲。然而,它既不是美里的,也不是大介的。所以,它很可能是证明现场当时有第三人在场的证据。以这个遗留物为线索,深山再一次探究26年前那件案子的真相。而负责大介案件的检察官就是大友,所以这也是深山与宿敌的对决。这时,从前和深山打过交道的检察官丸川贵久因人事调动到金泽地方检察厅赴任。深山便请丸川帮忙。另一方面,舞子接受斑目的委托,来到金泽加入案件调查。而正和家人一起休假的佐田也听从斑目指示前往金泽。

第3集 人气摇滚歌手Joker茅崎被捕,罪名是涉嫌杀害记者安田以及杀害案件目击者石川未遂。作为茅崎的顾问律师,佐田非常焦躁。他拼命拦下打算去会见茅崎的深山,转而指派新加入事务所的舞子担任茅崎的辩护律师。经调查,他们得知安田抓住了茅崎赌博的证据,让茅崎很害怕,而在佐田指使下,茅崎向警方隐瞒了这件事。最终,警方还是查到了那件事,茅崎被认定是在故意隐瞒杀害安田的动机。佐田本来是想保护委托人的利益,结果适得其反,令委托人陷入更危险的处境,他还受到了深山等人的指责。杀人案有目击证人的证言,而杀人未遂案的凶器上有茅崎的指纹,茅崎已经是百口莫辩。而且,负责此案的法官,是舞子的前辈山内。由于舞子身份的改变,山内对她的态度也与过去不同。这让舞子感受到了法官与律师之间的鸿沟。作为舞子的前上司、山内的长辈,东京地检的代理所长川上鼓励她说:“只要各守本分、平等较量就可以了。”佐田的职业生涯眼看要山穷水尽,只能寄希望于深山和舞子能找到茅崎无罪的证据。

第4集 一个叫岩村梢的女人到斑目法律事条所咨询刑事案件辩护的事。嫌疑人是她的丈夫、工厂的厂长岩术直树。据说,直树在杀害其客户棚桥幸次郎后自杀了。然后,警方报称嫌疑人死亡,检方以不起诉结案。而受害者的哥哥政一郎要求阿梢赔偿三亿日元的损失费。但是,阿梢根据案发当天的短信,坚信直树绝对没有杀人,所以,她希望律师能找到直树无罪的证据。佐田向她说明,在嫌疑人死亡的情况下,法院不会开庭,所以律师也帮不上忙。尽管佐田拒绝了阿梢的委托,深山却马上前往案发现场。佐田指示舞子去把深山带回来,结果舞子又一次被深山卷进了案件调查中。经过详细调查,他们发现警察与检方的刑事记录有矛盾之处。另一方面,佐田得知直树握有与发动机相关的专利权,那个专利具有极大价值。政一郎正打算逼阿梢放弃继承专利权,从而将那个价值连城的专利占为己有。于是,佐田正式接受了阿梢的委托,并与政一郎的律师森本贵会面。和佐田一样,森本也是个精明能干的民事律师,以前与佐田虽未谋面,但互相都听说过对方的大名,可以说二人是竞争对手。深山等人搜集了状况证据,请检方重新调查,但遭到拒绝。不过,佐田想出了一条妙计。

第5集 受伤的志贺与奈津子来到事务所咨询,志贺称因为受伤无法动弹,所以请斑目事务所帮忙怍理一宗刑事诉讼。那个案子是关于女高中生工藤久美子的强行猥亵案。根据久美子的证言,17岁的山崎大辉和他的朋友大江德弘作为嫌疑人被起诉。调查报告上说,山崎一度坦白认罪。深山、舞子很快与山崎面谈。山崎说他被屈打成招的,而且案发当天他是在烤肉店。但是,烤肉店的店员不记得每个到店的客人,所以无法作证。不过,深山根据山崎说的一个情报,与刑事案件室的诸人一起再访烤肉店。在公审时,一贯敌视辩护方的法官远藤拒绝采纳辩护律师的意见。在此案中,法官与检方立场一致,处于半勾结的状态,所以深山出奇制胜找到的不在场证明也被否定了。在万分危急的情形下,深山仍努力寻找被掩盖的真相。

第6集 大酉寿司的店主新井英之因为涉嫌杀害房产商平田而被警方要求配合调查,他请舞子为其辩护。案发当天,新井曾在案发现场出入,所以受怀疑是理所应当的。然而,新井否认杀人。深山与舞子到现场取证时,听香烟店的店主饭田说事发当天出入现场的除了新井还有一个人。深山等人回到事务所,看到了平田案凶手被捕的新闻。出现在电视画面上的人是尾崎雄太,也就是舞子的弟弟。两年前,雄太曾因盗窃罪入狱两年。舞子去会见雄太,提出为他辩护,却被雄太坚决地拒绝了。因为舞子和雄太之间有着很深的鸿沟,所以,最后由深山独自为雄太辩护。而雄太说这次的案件不是他做的,两年前的案子也不是他做的。斑目所长告诉佐田如果这次雄太是真凶,那会影响事务所的信誉,所以让舞子辞职。深山发现此次的杀人案与两年前雄太被判有罪的盗窃案有极大关联。

第7集 佐田担任顾问律师的Ogata Technology公司的社长绪方失踪了。检察厅把佐田叫去,检察官告诉他,绪方一周前盗取了公司的3000万资金后下落不明,故而会被起诉职务侵占。而且,检方了解到在绪方失踪当天,曾给佐田的个人账户打了300万,所以佐田被以助绪方贪污的罪名逮捕了。深山和舞子负责为佐田辩护,他们到Ogata Technology公司找专原大河原孝正和会计中村麻美了解情况,又在职员笹野樱在场的情况下看了一下绪方的住宅。在那里,深山注意到一些矛盾的现象。

第8集 正面临选举的原文部科学大臣藤堂正彦议员的选举办公室发生了毒杀事件。有人给办公室送了有毒的羊羹。藤堂议员和妻子京子、后援会会长金子源助及第一秘书上杉四人中毒,其中上杉死亡,京子重度昏迷。案件发生后,送羊羹的西川五郎被捕并遭起诉。根据对羊羹中混入的毒物的鉴定结果表明,羊羹中的毒物与西川五郎公司里存留的毒物一致。西川为了新的企划事业曾向藤堂陈情却被拒绝,这被视为他的杀人动机。虽然西川处于绝对不利的局面,但他的委托律师佐田却像换了个人 似的,对此案格外热心。另一方面,深山注意到案件中有矛盾的地方。在斑目所长介绍下,他委托前科搜研成员泽渡清志郎进行鉴定,结果,发现了重要证据。这时,舞子听说该案的法官是法院院长川上。

第9集 深山等人接到了死刑犯久世贵弘的再审委托。委托人是久世的儿子亮平。八年前,法院认定久世杀死妻子后纵火,以杀人及纵火罪判其死刑,但是亮平认为双亲关系良好,父亲不可能杀死母亲。深山和舞子自身也有过亲人被冤枉的经历,所以为了找到久世无罪的证据而展开了调查。然而,再审,被称为“打不开的门”,而要颠覆最高法院下达的判决更是接近百分之百不可能。深山等人陷入了苦战中。这时,川上担任审查再审请求的法官,他让为证明久世无罪而奋斗的深山等人饱尝艰辛。川上表面上说是为了保证审议的公正性,却给深山出了一堆难题。佐田请媒体介入,掀起舆论战,打算让事情朝对他们有利的方面发展,不料,适得其反,有些不合适发表的东西被登在了杂志上,辜负了委托人亮平的信任。就在连0.1%的可能性也要失去之时,深山等人仍在寻找事情的真相,试图打开那“打不开的门”。

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不要使用微信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