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安同辉餐饮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娱乐那些和美女漂流荒岛的日子 痛并快乐着
那些和美女漂流荒岛的日子 痛并快乐着
2022-09-19

或许这辈子最让我刻骨铭心的事情,就是我和6个美女流落荒岛的那段时光,和美女漂流荒岛的日子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如今回到现实生活当中,每当夜晚我还是会想念她们。

?

和美女漂流荒岛的日子——我和6个美女相遇篇

?

林安第三个背下来的是个娇小的女孩,她长了一张瓜子脸,尖尖的下巴,一双单凤眼,小脸上还有几颗雀斑,小鼻子长得笔直,身材瘦弱的,穿着紧身裤把小屁股绷得紧紧的,人长得俏皮可爱,和林安第二个背下来的那个少妇有些像。而且在飞机上面和刚才那个少妇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似乎是姐妹的样子。背她下来的时候林安只感觉她的身子很轻,背在身上几乎没什么重量一样。

?

最后三个女孩和女人是一块下来的,在最快反应过来的林安来回背人的时候。本文来源:博看小说网。这几个没有被背下来的女人终于反应了过来。在面对几具恶心的尸体和几米高的高度两个不同的选择下,她们明智的选择了下来。

?

这三个幸存者也都是女人,应该说是两个女孩外加一只萝莉。

?

其中一个不知道是染发还是天生的金发少女有着一张娃娃脸,看上去和林安第一个背下来的女生一样是个大学生,只是相比那个女孩小小的屁股。她的臀部看起来更丰盈了些,薄薄的红唇,乌黑泛蓝的杏眼,看上去软软弱弱的,柔嫩而白净,连耳后的皮肤都是细嫩白净的,纯净的像水。有些混血的味道。可能是个混血儿。

?

另外一个女人则是整个机组唯一的幸存者,一位气质优雅漂亮的空姐,丰胸圆臀,长腿细腰,脸蛋儿又白又嫩,长得极像电影明星刘亦菲,甜甜的小嘴,一笑两个酒涡儿。这两个酒窝让飞机上面的几位男乘客故意问了她好几个无关紧要问题,比如坐飞机不能干什么这样的问题……这里面自然也包括林安。

?

最后一个是一位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模样的小女孩。神一小嘎提醒你: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她有着一头齐耳的短发,模样白皙,穿着芭比娃娃一样的公主裙,看上去就是一个芭比娃娃。只是现在这个芭比娃娃好像吓傻了一样,相信如果不是那位空姐和金发少女带她下来,她一定还是呆在飞机上面不动。

?

林安他们七个人喘息着坐到了海滩上,望着无尽的海洋发怔,金发少女和娇小女孩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

林安刚刚想好的怎么提升士气,找机会离开这里的话都被她们给哭没了,这让林安很想发火。但是看着美丽女孩们脸上惊慌失措的表情,还有那粉嫩脸蛋上面黑黑的污痕,他还是忍了下来。算了,活着就好了。

?

和美女漂流荒岛的日子 我和6个美女流落荒岛故事

?

秦卓心中一暖,他慢慢的坐起来,发现胸口没有那么疼了,在冷雪的帮助下,秦卓终于站了起来。

?

“好多了,只是下山恐怕走不快,害得需要扶着。”

?

冷雪点了点头,把火堆扒开,让火尽快散开,然后扶起秦卓,道:“那我们赶紧走吧,否则我妈不知道急成什么样了!”

?

秦卓依言将胳膊搭在冷雪的肩膀,感觉到冷雪的身体一颤,显然她不太习惯有人扶她的肩膀。冷雪的个子不矮,有一米六五左右,正好差秦卓十公分,秦卓的胳膊搭在她肩膀上倒是正舒服。

?

下山的路有些崎岖,两人行走的很慢,走个几百米秦卓就要歇息一下,痛的额头上冒虚汗,没到这个时候,冷雪都会静静的等着秦卓,然后用一块布给秦卓擦擦汗,冷雪自己也累的汗水淋漓。

?

昨天一路上山用了一个多小时,如今下山却用了三个小时,回到冷家庄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

一个老婆婆看到冷雪和秦卓的时候吃了一惊,道:“你们两个去哪里了?小雪,你妈昨天找了你半夜,现在正发动大家去找你呢!”

?

冷雪道:“冷奶奶,我们迷路了,晚上没有回来,等天亮了才找到回来的路。”

?

那老婆婆点了点头,责备道:“你看你们,都多大了,还乱跑,赶快回家吧,否则你妈真要急坏了。”

?

冷雪连忙扶着秦卓往家里赶,一路上看到冷雪两人的村民都松了口气,这个冷家庄本来就不大,只有百十户人家,所以大部分都很熟络,村民感情也很好,当然,除了冷大壮等恶霸外。

刚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冷雪听到自己的妈妈正在院子里和几个人说话。

?

“各位乡亲们,麻烦你们了,请帮着找找雪儿吧,我给你们磕头了!”冷雪的母亲声音里微微有哭腔。

?

“哎,哎,别,冷雪家妈,你这就见外了吧,你们虽然不是我冷家庄的人,但你们搬来这三四年,我们可是一直把你当成自己人的,尤其是小雪,那么漂亮又热心,帮了大家那么多事,我们怎么会撒手不管呢?”一个憨厚的声音传来。

?

“是啊,冷雪家妈,我们现在就商量一下去哪个方向找吧,你说昨天晚上你上山了,走了多远?”另一个声音很冷静的问道。

?

吱呀——

?

冷雪推开门,院子里七八个人看到门口的冷雪都猛然吃了一惊。

?

“这不是冷雪吗?回来了!”

?

“冷雪,你这是去哪里了,可算回来了,可把我们大家伙儿急坏了!”

?

众人围上来七嘴八舌的问道。冷雪的母亲看到冷雪回来,眼泪瞬间哗哗流下来,众人一看这架势,纷纷告辞离去。

?

等村民都走后,冷雪母亲突然走了冷雪面前抱住冷雪,呜呜的哭着道:“雪儿,你吓死我了,你要是真的不见了,你叫我怎么活啊!”

?

冷雪尴尬的看了秦卓一眼,她一开始跟秦卓说过,自己的母亲对自己很放心,结果却是这样,“妈,我这不是没事吗?我和秦卓上山的时候迷路了,天色太晚了,就在山上住了一夜。”

?

冷雪的母亲瞬间收住哭声,看着冷雪道:“你们两个一起吗?”

?

冷雪点了点头,冷母却一把拉着冷雪往旁边屋里走去,直到一个很远的地方,才轻声的对冷雪说着什么。

?

秦卓虽然身上有伤,但耳朵却好使的很,将他们的话一丝不漏的听了来,只见冷母问道:“小雪,你实话告诉我,你们两个昨晚是在一起的吗?有没有发生了什么呀?”

?

冷雪明白了冷母的意思后,气呼呼的说了声‘妈’,接着道:“你这胡闹什么啊!什么发生了什么,什么意思呀!”

?

冷母道:“没发生什么吗?哎,真是的。”冷母的话里满满的都是遗憾的声音,似乎没发生点什么事很丢人一样。

?

“你——”冷雪被噎的说不出话来,转身走出门,正好和院子里秦卓的视线相对,冷雪看到秦卓脸上奇怪的笑容不由的脸色一红,暗道,难道他听到了什么?那可就太丢人了,冷雪这般想着转身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

冷母走出来,对秦卓道:“小秦啊,看你伤势没好呢,别乱跑了,好好养伤吧!”

?

一辆车在山路上飞驰着,很快就到了乌江市的一处别墅区,停车后,从车上下来了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正是阿军。